貓咖啡店的邂逅 — 企畫對戲文(下)

村正中的回合

「好、好的!」

彷彿見到一個交流上的突破口般,少女小小的手掌立刻握了上去,不讓自己錯失這充滿善意的溫柔。

對方感覺很善良呢…應該是個好人,對吧?

發現到對方身邊的小花貓,帶著笑容,在心中更加確實地印證了自己的想法。

會喜歡貓咪的,都是好人呢!

「那個…姐姐,我叫做村正……名字的部分我還是不太會翻譯,請直接叫我村正沒關係的。」

原本很想要用著自己家鄉的語言將自己的名字流利的說出來,但是一想到自己深處異鄉,覺得還是用當地通用的名字來告訴對方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雷娜中的回合

村正?還真是奇怪的名字呢。

心中暗暗對亞洲人取名的品味感到不以為然的雷娜,理所當然的沒有將這樣的情緒給顯露出來。

「好哦,村正妹妹…這樣稱呼可以嗎?」對於少女青澀而率直的反應,雷娜確信自己正一步步和對方拉近距離。面對純白無垢的存在,即使是慣於偽裝和掩藏真實樣貌的自己也禁不住生出憐愛之心。

也許人們都會不自主的被相異或缺乏的特質所吸引吧?在對方的特殊性和稀少價值消失以前,雷娜並不介意在這些事物上多花些時間。

「姐姐不太懂得甜點呢,但畢竟也嚐過不少有名的店,算是得出了自己的一點心得哦。」

嘴角的笑容從一開始就沒有改變,然而,空氣開始凝結。

「那就是…」

用食指抵著柔潤的雙唇,彷彿稍微按壓就要滴出晶瑩露珠般,輕吐著空靈的話語。

「不管多麼精巧的作工、或是如何精湛的技藝,都比不過優質食材的選用來的重要呢。」

意有所指似的,雷娜用言語難以形容的表情,靜靜注視村正的臉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村正中的回合

「當、當然是可以的,就請姐姐這樣稱呼我吧。」

直到現在,明明連對方的名字、接近自己的用意都還未知曉的村正,卻已經漸漸地不把對方當做陌生人來看待,反倒是把對方當作自己真正的姐姐般,開心的去回覆對方的給與自己的回應。

「……(怦怦)」

心臟的噪音,彷彿要徹底掩蓋對方的話語般,堵在耳朵內賴著不走。

是什麼?

心在不知不覺間,被對方用魚竿拉著走的村正,緊盯著對方紅潤的雙唇,深怕自己漏停一拍而悔恨著自己。

「優質的…..食材嗎…」

聽完對方話語的尾音,正當要讓自己沉浸下來並好好思考這個道理的時候,自己從對方的臉上,似乎找到了答案的樣子。

是、是我…嗎?

在村正不自覺的情況下,臉微微地紅了起來。就像是突然牽上了某個在意的人的手般,現在的自己難以將這份情緒給消退下去。

「不過……優質的食材,或許也會祈禱著,自己也能夠有得到華麗的變身機會,讓自己能夠得到更多人的喜愛呢。」

望著對方的臉淡淡地笑著。那或許是自己難以抵達的境界吧?

如果一直都是只有自己一個人的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雷娜中的回合

獵物上鉤了。

從雙頰的紅暈和細聲呢喃來看,多半是聯想到自己話中的弦外之音了吧?對方並非完全懵懂天真的小孩,而是一腳已踏入成人世界、卻對前進感到躊躇的嬌羞少女。

然而,雷娜像是裝作沒聽見少女的低吟般,笑著說道:「對阿,這家店無論是鮮奶油、可可粉還是餅乾中使用的蘭姆酒都相當上等的樣子呢,姐姐相當中意這裡的點心哦~」言罷便低頭轉向一旁,用慈愛的表情撫摸著持續發出呼嚕聲的小花貓,彷彿對方才自己言語中若有似無的暗示渾然不知。

比起單純的直球、自己更喜歡使用捉摸不定的變化球。雷娜對於享受別人會錯意時的困窘有種輕微病態的嗜好,尤其當自以為是的男人們露出錯愕失望的表情時,更是愉悅無比。

當因受困而放棄逃生的獵物,突然發現囚籠沒有上鎖時會有什麼反應呢?

心中暗自的竊笑著,並用餘光觀察著村正的表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村正中的回合

「對、對啊!的確是這樣子呢……!」

以為是自己會錯意的村正,立刻點頭附和著對方所說的話語。

剛剛有點丟臉呢…居然理解錯了對方的意思……

試圖喝茶來掩飾心中被發現的糗態,並轉向一旁摸著白貓,祈禱自己不會被發現…

然而,這一切的舉動和想法,都讓對方瞧在眼裡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雷娜中的回合

自己真是一個壞人呢,看著少女符合自己預期的反應,雷娜不禁這麼想到。

像這樣子將對方玩弄於指間,操作其反應的遊戲,已經多少次了呢?

不久前才想著要點到為止,卻因太過誘人可口的樣子而引起過份的積極。然而,像這樣子欺負一個未出世的少女,也已經感覺不到任何罪惡感或自省的情緒了呢;明明兩人都待在同一個空間裡,是否自己早已和少女活在截然不同的世界?在情緒冷卻過後,雷娜呆然了好一陣子,思索著什麼。

「喵嗚~~」

可能是停下了手邊的動作,小花貓終於不耐煩似的跳下原本的位子,迅速揚長而去。

「啊…!」被突如其來的嚇了一跳,打亂了原本深沉的思緒,雷娜無言的看著影子消失的方向。

似乎忘了村正就在自己身旁,因反射動作抬起的左手像是要挽留什麼,爾後指尖又無力而緩慢的落下,彷彿訴說著難以言語的空虛和寂寞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村正中的回合

同樣也被對方身旁的貓叫聲回神的村正,此時就像是找到一個很好的轉移話題的地方,帶著淡淡的笑容說到。

「貓咪就是那樣子……既是很隨性,卻又自由自在的動物呢。」

如果自己的心,也能夠像那樣子自由,而不是像現在一樣拘謹著,是不是可以更勇敢一些呢?

『噹~噹~』

此時,村正擺在一旁的手機正響起現代的音樂,而在表面上則是大大的出現了一個『14:00』和一個鬧鐘的符號,讓原本還有些悠閒的村正臉色起了一些變化。

「抱歉呢姐姐…我要準備去另外一個打工地點了,時間再拖下去的話,會讓店長不太高興的。」

縱然自己有無數個想要留下來陪著對方的理由,但是為了生活費與教科書的支出,自己還是得忍痛離開這個令人悠閒的環境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雷娜中的回合

對村正的話產生反應,雷娜好不容易從適才的狀態下回復過來。

似乎有些太過放鬆了呢,不禁暗暗責備了自己因空轉而造成的失態,重新聚焦於少女臉上的表情。

看起來有些落寞的笑容,透露著嚮往的真誠話語。聽見對方準備離開的宣告,兩人的交集似乎要在此刻告終。

「哎呀,是嗎?那還真是可惜呢。」臉上擺出有些遺憾的苦笑,倏地、雷娜驚訝的發現,自己分不清此刻的笑容是出於用心的計算、抑或是自然而然下的本能反應?

看來自己真的挺喜歡這孩子的呢,既然如此…

「感覺我和村正妹妹應該能成為很好的朋友呢,這頓就由姐姐請吧。」雷娜如是說道,並起身試圖走向櫃檯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村正中的回合

「我、我請就好了沒關係!能夠和姐姐聊天是我的容幸,而且……」

拿著自己的包包和對方一同走到櫃檯附近,並從自己的零錢包內取出一堆銅板,似乎想要代替雷娜來請客。

「聊天聊了那麼久,我都還不知道姐姐的名字就讓姐姐請客…有點……不好意思呢…..」

微微低著頭並紅著臉龐,似乎對於自己所發生的失誤感到抱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雷娜中的回合

看著急急忙忙掏出錢包的村正因銅板數量而感到手忙腳亂的景象,雷娜噗哧的掩嘴輕笑、並從容的從提包中拿出了什麼。

接著,在空氣中畫出了緩慢而優雅的弧度—皎潔如月的食指指腹毫無前兆的、封住少女的櫻唇。

「!」

「噓…」

像是唱搖籃曲般如絲的氣音迴盪於凝縮的時間裡,與臉上揚起的妖豔表情譜出令人心動神醉的旋律,也似慈母安撫孩子的耳邊囈語。帶有彎月般笑意的眼瞳則緊緊注視著少女的雙目,宛如要直勾對方靈魂的深處。

一邊將手中之物塞入對方小小的掌心、同時拉開兩人的距離的雷娜,從錢包中掏出了超額的錢票置於櫃台。也不理會店員的驚嘆與呼叫,就這麼轉頭向店門外走去。

「記得有空時找姐姐玩哦~」灑然的背影朝後方的某人揮了揮手,在消失於眾人視線後僅留下一陣薰香的空氣。

—餌料已經灑下,就看魚兒有沒有勇氣去咬囉。

在村正手裡的,是一張記有自己電話的名片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村正中的回合

不需要特別的魔法,或是什麼艱深的咒語,僅僅是這麼一個動作,便讓原先村正緊張和焦慮的情緒得以平緩過來。

直到對方帶著那彷彿銀鈴般的輕笑,離開了這間咖啡廳時,村正的時間才慢慢地從停止開始有了動作。

「欸……」

此時的臉再次紅了起來,而腦內則是不斷重複方才與對方接觸的畫面。

不知為何…從心底內有股害羞的感覺…慢慢浮現了出來呢…

過了好幾分鐘,才終於從回想模式轉變回原來正常模式的村正,終於注意到了手上那張還帶著餘香的名牌。

「『雷娜』……嗎?」

原來姐姐的名字,是叫做雷娜…..

之後還是會見面的,對吧?

那麼在下一次的時候,自己一定要好好的陪她,好好報答對方願意向自己請客的這件事情。

已經想好下次的休假的時候要打過去的村正,向店員們道別後,踏出這間與對方相遇的店面——

本文結束,希望大家喜歡囉!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